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课题动态 > 基金项目课题 >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荒漠化和沙尘暴的综合防治模式及其验证》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荒漠化和沙尘暴的综合防治模式及其验证》
类别:基金项目课题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5-03-30 |

  宋迎昌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

  本课题为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资助研究项目(批准号:02BJY027),主持人宋迎昌,研究时间为2002年至2003年。 本课题针对我国日益严峻的荒漠化形势而以防治模式研究立题。课题组经过大量实地调查发现,我国的防治荒漠化行动是在政府的层层组织动员下开展的,组织效率很高,能够在短时间内集中人力、物力、财力办大事,这是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体现。然而,行政命令式的组织动员很难顾及到各地的具体情况,在实践中往往采取“一刀切”的办法,将防治荒漠化这样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简单化为“植树种草”。课题组认为,我国北方荒漠化地区地域辽阔,横跨东北、华北、西北地区,囊括半湿润、半干旱和干旱地区以及农牧交错带、草原和荒漠地区,各地自然和社会经济条件差异很大,不可能是一种防治模式,客观上存在多种防治模式。国家现行的“在半农半牧区实行退耕还林还草政策,在牧区实行禁牧还草、舍饲圈养、生态移民政策”有很大的局限性,应根据各地条件进行细化和调整。根据这个判断,课题组将我国北方荒漠化地区划分为六大防治区,即半湿润草原地区、半湿润农牧交错地区、半干旱草原地区、半干旱农牧交错地区、干旱绿洲草原地区、干旱绿洲农牧交错地区。与此相对应,分别选取了内蒙古的呼伦贝尔市、奈曼旗、苏尼特右旗、河北省的丰宁县、内蒙古的额济纳旗和甘肃省的民勤县等六个样本点进行实地调研,试图总结出六种不同的防治模式。需要说明的是,由于经费和时间限制,本课题没有考虑新疆和青藏的荒漠化地区。

  实地调查发现,六个样本点存在着共同的“五滥”现象,即滥垦、滥牧、滥挖、滥伐、滥用水资源,但程度不同,起主导作用的因素也不同。由于缺乏定量的监测手段,课题组只能依据观察和经验做出判断。呼伦贝尔市一直有我国保护最好的草场,近几年草场沙化的原因不仅有局部地区的过牧超载,而且还有林场职工开垦耕地过量拦截地表水和抽取地下水;奈曼旗由一个牧业旗一步步地走向农业旗,大量牧民放下牧鞭就地转化成地道的农民,而当地水资源总量无法支撑庞大的农业经济,由此而出现了掠夺式开发水资源情况,土地沙化与此很有关系;苏尼特右旗几乎没有地表河流,水资源主要依靠天上降水补给,这就决定了人口和牲畜承载力极其低下。过牧超载是草原沙化的关键因素;丰宁县历史上是优良的牧场,土地沙化的关键是把草原开垦为耕地,造成水土流失;额济纳绿洲的萎缩是由于黑河来水量的减少,而这一切又可归因于中上游地区肆意拦截地表水以发展农业和维持城市的扩张;民勤县这个上世纪50年代的治沙样本如今重新沙化的原因,除了与额济纳绿洲相似的情况外,还与自身水资源总量无法支撑以种植业为主的地方经济体系及其数量庞大的农业人口。

  沙化的原因不同,防治的模式也应不同。呼伦贝尔草原应走以水源涵养为中心、整体保护、适度开发的道路;奈曼旗应走结构转型的道路,变耕地为草场,变农民为牧民,变种植业经济为草业经济和畜牧业经济;苏尼特右旗应走退人禁牧、自然恢复植被的道路,加大生态移民外迁的力度,同时大力撤并地方政府,建立自然保护区;丰宁县应加大退耕还林还草的力度,为了确保生态建设的成就,实现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应建立生态补偿机制;额济纳旗应走流域协调发展的道路,由国家有关部门干预,保证黑河供水;民勤县应将退耕还林还草与退人结合起来,同时调整农业结构,压缩种植业,扩大畜牧业。

  六个样本点的实地调查给我们很大的启示:历史地看,荒漠化与沙尘暴是农耕文化与草原文化冲突的结果。在草原地区,水资源贫乏,发展畜牧业是符合自然规律的选择。数千年来,我们一直在自觉不自觉地向草原进军,将农耕文化移植到草原地区,而水资源难以满足农耕文化的需求,导致生态用水被挤占,大片草场退化。将草原开垦为耕地,向草原地区移民,拦截地表水和开采地下水以发展种植业都是农耕文化的具体表现。

  荒漠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治理过程中的无知和蛮干。六个样本点的情况说明,我国防治北方荒漠化需要实行重大战略调整:第一,统一领导,完善组织。当前,农、林、水、土、计划、财政等部门都具有生态建设的职能,各部门出台的生态建设工程都具有各自的计划标准和验收体系。但生态建设具有综合性和全局性,各部门的生态建设目标与全局目标有时并不一致。为改变各自为政、自我评价的弊端,建议国务院和各级地方政府主抓生态建设,由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及地方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具体负责实施。第二,改变生态建设投资结构。当前生态建设的主要目标是增加地表植被,且主要是依靠人工手段。总体看,耗资巨大,效果并不理想。除了体制运行中的贪污腐化挪用侵蚀生态建设资金外,更重要的是人工修复的生态系统难以与自然形成的生态系统实现“无缝链接”。所以,应大规模削减人工生态建设工程,除了需要重点保护的城市、铁路、机场、公路周边实施人工生态建设工程外,其它地区应主要依靠自然恢复修复生态系统,没有必要花费大量资金实施人工干预。节约下来的大量资金应主要用于“造成荒漠化关键的人”的身上,比如,实行教育援助计划、就业培训计划、科学知识的普及、农牧民的社会保障等提高人口素质和完善社会保障的社会工程。从表面看,社会工程似乎与防治荒漠化风马牛不相及。实则不然,这些社会工程对防治荒漠化具有“釜底抽薪”之功效。第三,实行市场引导下的大规模移民外迁计划。北方荒漠化地区表面看地广人稀,但扣除沙漠、戈壁,人口密度并不低。为调整失衡的人地关系,必须实行大规模的移民外迁。目前实行的生态移民拘泥于行政区划,以县(旗)甚至乡镇(苏木)为单元,不能从根本上解除人口压力,必须实行跨地域的人口外迁,特别是向东部沿海地区迁移。靠政府组织动员,负担太重。以市场引导是上策。政府作用的空间,一是对义务教育阶段的儿童实行真正意义上的义务教育;二是对非义务教育阶段的青少年实行教育援助计划,使他们能够上得起学;三是对劳动适龄人口进行技能培训,使他们能够掌握一技之长;四是对老年人口实行社会保障。鼓励劳动适龄人口到东部沿海地区打工和创业,国家征兵计划指标分配也应向北方荒漠化地区倾斜。这些计划的实施,不需要国家增加投入,只要改变生态建设工程的投资结构即可。也不需要国家实行整体移民搬迁计划,只需要对不同适龄人口实行分类援助计划,靠市场引导即可完成荒漠化地区的移民减人。第四,评价生态建设工程,不看地表植被,只看地下水位变化。生态建设工程,应注重长期效应,短期内难以评价得失。一些地区只管植树造林,不管地下水涵养,甚至大量抽取地下水养护地表植被,以博取上级检查团的好评。这种行为不是在搞生态建设,而是在搞生态破坏,后果不堪设想。在北方荒漠化地区,水系是生态系统的中枢神经。破坏了水系,也就是破坏了生态系统。所以,地下水位的变化更能科学地反映生态建设工程的得失。

  本课题坚持“防为主,治为辅”、“自然恢复为主,人工修复为辅”、“社会经济调控为主,生物、工程措施为辅”三大防治理念,对当前正在进行的生态建设有理论指导意义,所提对策建议具有较强的科学性与实用性,如回良玉副总理批示的“防止草原沙化的关键在涵蓄地下水——呼伦贝尔草原沙化的启示”研究报告已被水利部采纳,并在呼伦贝尔地区水利工程项目建设上得到了体现;发表在《中国经济导报》上的六篇论文也产生了较大的社会反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