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课题动态 > 院属重点课题 > 《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研究》
《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研究》
类别:院属重点课题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5-03-30 |

  李学锋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城市经济研究室副主任、助理研究员)

  本课题主持人李学锋,为中国社会科学院重点研究课题,2012年12月结项。

  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的重要性已经在全社会形成广泛共识,但受传统体制等多重因素影响,理顺城市之间关系还任重道远。本研究对京津冀都市密集区10个城市的相互作用强度和作用方式进行分析,对都市密集区产业升级优化、产业分工协作,具有重要指导意义;对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城镇体系构筑,城市发展优先时序进行分析,对制定区域发展战略具有借鉴意义。

  一、主要创建

  (1)利用城市流强度模型,分析了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城市间相互作用的大小及主要作用方式,剖析了影响城市间相互作用大小的具体因素,并依据城市流强度结构剖析了不同类型城市的发展策略。城市相互作用主要涉及都市密集区内城市之间经济关系和服务传输关系。城市之间物质和能量交换的过程,实际上就是“相互作用”的过程。城市流和城市流强度不仅刻画了城市之间作用力的大小,而且揭示了城市相互作用的具体形式(即说明了城市主要是通过哪些产业与其他城市分工协作的)。在京津冀都市密集区中,北京和天津处在外向功能量的第一等级,承德的外向功能量则处于末位。城市流强度结构的分析表明,北京的相对GDP规模远高于相对城市流倾向度,因此,提升对整个区域的辐射和带动能力,应该成为北京未来发展关注的核心问题。而对于沧州等经济发展水平相对较低、城市流倾向度却较高的城市来说,更为迫切的任务则是提升经济实力。

  (2)结合中心地理论,提出将市场需求作为判断城市中心性的核心指标,将京津冀都市密集区10个城市划分为三个等级。“城市等级体系”侧重关注市际关系中的经济关系、“自然联系”(交通网络)与政治、行政和组织关系。由于需求方在现代市场体系中居于主导地位,因此,在都市密集区中,市场需求能力越强的城市,在城市等级体系中的地位越高,中心性也越强。人均社会消费品零售额是城市地位的现实反映,是城市中心性的直接体现。选择人均消费品零售额作为判断城市中心性的核心指标,可以将京津冀都市密集区10个城市划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为北京、天津,第二等级为唐山、石家庄、秦皇岛,第三等级为廊坊、沧州、保定、张家口、承德。尽管与克里斯塔勒设想的“1-2-6”模式不尽相同,但符合市场原则的一个金字塔式的城市等级体系基本成型。尽管与克里斯塔勒设想的“1-2-6”模式不尽相同,但符合市场原则的一个金字塔式的城市等级体系基本成型。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有重点、有步骤地发展河北8个城市的观点,即中心城市(京津)和港口城市(天津、唐山、秦皇岛)率先发展,重点扶持保定、廊坊两个城市实现跨越式发展,同时加快石家庄、承德、张家口三市发展.

  (3)分析了行政系统对京津冀市际关系的影响。在现代城市体系中,行政原则往往会发挥强有力的支配作用。尽管从形式上看,京津冀都市密集区10个城市分属二个不同行政级别。但实际上,由于10个城市之间并不存在行政隶属关系,行政原则对区域城市等级体系的影响是相对较弱的。而且,行政区划对区域经济的刚性约束在京津冀地区同样十分明显,都市密集区的一体化进程仍然受到诸多因素的阻碍。理顺行政体制的主要思路是:创新行政协调手段,实现10个城市政府直接对话,弱化河北省政府在行政协调中的作用。

  (4)提出了理顺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的路径

  为更好地协调京津冀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提升整个都市密集区运行效率,就必须从以下四个方面入手:一是形成更加合理的区域产业格局。充分发挥市场机制在产业发展中的主导作用,培育若干产业聚集带,如,以北京中关村为龙头的信息产业集群,以唐山曹妃甸为龙头的钢铁产业集群,以天津滨海为龙头的现代装备制造业产业集群。同时,加大县域经济扶持力度。核心地带以产业集群为支撑,但在相对边缘化的地区,则应通过大力发展县域经济,努力缩小与核心地区的差距。二是构筑合理城镇体系。中心城市(北京、天津)与滨海港口城市(天津、唐山、秦皇岛)联动发展。北京着力发展现代服务业,提升其在全国市场的引领地位,并为区域制造业发展提供足够的生产性服务支撑。天津在继续大力发展先进制造业,尤其是装备制造业的同时,应将经济发展的着力点放到临港经济上来,逐步将天津港建设成为中国北方最重要出口基地,为都市密集区内产业开拓国际市场提供支撑。唐山应结合现有港口建设和经济基础,带动临港钢铁产业集群发展,在铁矿石运输、钢铁冶炼、钢铁深加工及其下游行业形成集群化发展的态势。秦皇岛应充分利用其能源集散地的优势,着力发展能源产业。同时,依据城市等级体系,有重点有步骤地推进城镇体系建设,着重支持保定、廊坊两市的发展。保定、廊坊加快发展,不仅是解决“环京津贫困带”的迫切要求,也是加快京津冀都市密集区核心区发展,增强区域自我发展能力的要求。三是构筑高效行政协调系统。用城市政府间对话合作取代省(市)政府的对话合作。条件成熟时,可以考虑对京津冀都市密集区行政区划进行调整。可以考虑将保定和廊坊的一部分分别并入北京和天津。这样一来,不但可以拓展京津两市的发展空间,还可以迅速提升保定、廊坊的土地价值,实现跨越式发展。四是走生态协同发展道路,构筑合理生态补偿机制,引导城市走生态文明发展道路。

  二、拓展研究

  本研究是本人博士论文《中国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研究》重要专题的拓展研究。与此相对应,本人相继发表了一系列与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相关的研究成果,其中具有一定影响的是《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协调的国际经验借鉴和制度创新》(《沈阳师范大学学报》,2009年第6期),该文概括了欧美日发达国家都市密集区分工与协作以及都市密集区治理的相关经验,分析了相关经验的启示,即:分工协作是都市密集区发挥整体功能的必然要求、区域规划是协调市际关系的基本手段、制度创新是协调市际关系的必然要求、市场化和民主化是都市密集区市际关系的基本趋势。与此相关的研究成果还包括:《中国城市密集区发展》(潘家华、牛凤瑞、刘治彦主编:《中国城市发展30年》,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2009年1月),《中国城市密集区发展回顾与展望》(潘家华、牛凤瑞、魏后凯主编:《中国城市发展报告NO.2》,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年6月),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