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成果 > 媒体报道 > 媒体批“争当贫困县”怪象:贫困缘何成特大喜讯
媒体批“争当贫困县”怪象:贫困缘何成特大喜讯
类别:媒体报道 │ 作者: │ 来源:北京晨报 │ 时间:2012-07-25 |

  “热烈祝贺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成为新时期国家扶贫攻坚的主战场”,1月30日上午,一则落款为“中共新邵县委、新邵人民政府”的LED宣传标语在各大微博和论坛上疯狂传播,引发网友热议。(1月31日《南方日报》)

  正方

  穷绝对不是耻辱

  社会上发生的任何一件事情,因为观察者所站的角度不同,得出的结论也肯定不一样,“湖南新邵县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这件事儿,在各方所引起的截然不同的反应,恰好说明了这一点。站在局外人的角度来看问题,能够入选特困区并不是什么值得大书特书的光彩事儿,更没有必要兴高采烈地予以祝贺。但如果从当地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件事情就绝对不是坏事儿了,因为这次“被成功纳入特困区”,也意味着当地人民群众能够享受到国家扶贫政策的恩泽,能够得到更多的实惠,这难道不是一件大喜事儿吗?

  如此大的喜事为什么不可以把自己的心情表达出来呢?难道还要死活都憋着,只等没人的时候偷着乐?穷,确实不能说光荣,但也说不上耻辱。全国各个地区之间的发展是不可能绝对平衡的,有些地方的经济发展还相当落后是客观存在,这些地方的“贫困”可能有当地人自身努力不够的原因,但更多的是受到了资源贫乏等客观原因的制约,我们有什么理由因为这里的人投错了胎而歧视他们?国家出台政策措施对这些贫困地区予以扶持是十分必要的,但国家的扶持力量又是十分有限的,有限的扶贫资金必须用在最贫困的地方。什么地方最贫困呢?这就需要国家的微观了解和宏观把控,一个地方能够让国家深入了解自己目前的状况,并且接受国家给予的支持,这有什么不好呢?

  所以我觉得,当地的做法真没有什么不应该,只要他们上报的情况是真实的,没有弄虚作假、没有欺骗上级的行为,而上级给予他们的又是正常范围内的支持,他们的兴高采烈就无可指摘。

  李国婧

  解读

  贫困县怎成荣誉证

  新邵官方将庆贺纳入贫困县的宣传标语推为“一家民营企业在没有征得政府任何部门授权的情况下制作的”,显然不能服人。要知道,在新邵县政府的官网上就能找到文章《新邵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该文章称“11月15日 ,从国务院扶贫领导小组召开的武陵山片区区域发展与扶贫攻坚试点会上传来特大喜讯:新邵县被正式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地区。”对此,当地又该做何解释呢?当然,如何解释并非问题关键,最值得解读的还是这种“贫困光荣”背后的复杂心态。

  首先不妨正面解读一下。得承认一个现实,中国地域经济社会发展并不平衡,而在“共同富裕”的政治愿景里,国家划分贫困地区作为帮扶对象可谓合情合理。也正是在此语境下,经济相对落后的新邵县被纳入贫困县,“对改善当地老百姓生活将很有意义”,怎么看都不是一件坏事;就好比一个困难户争取到了低保,贫困县的帽子对于新邵县来说,俨然雪中送炭。

  然而,贫困并非新邵的错,但把“贫困县”整成“荣誉证”就不对了。这也是网友对于当地“热烈祝贺、成功纳入、特大喜讯、好消息”等措辞表示“难以接受”的根本所在——改革开放已经30多年了,没人再认为“贫穷光荣、富裕可耻”,现在看到新邵县这些宣传恍惚又回到了30年前。很明显,新邵县如此表现,是因为被纳入贫困县后,每年能得到国家5.6亿元资金扶持。说白了,贫困县这块臭豆腐是“闻着臭、吃着香”,贫困县不仅可得到可观的扶贫资金,不少优惠政策也与贫困县绑定,只有贫困县才能享受到——资料显示,中国2001年核定了592个国家扶贫工作重点县,10年来不少贫困县已经取得了长足的发展,甚至成为经济强县,但它们仍然戴着贫困县的帽子。前不久,一个名为“中郡县域经济研究所”的机构发布“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市)”等排行榜单中就出现了17个国家级贫困县。眼下,新邵县吃到了“香豆腐”,自然为之高兴,只是高兴有点过,导致了“措辞有些不妥”。

  邓昌发

  反方

  近年来,媒体和网友频频批斥“争当贫困县”之怪象,但一些地方绞尽脑汁却想戴上“国家扶贫重点县”的帽子,事实上,有的“贫困县”早已成了“财政大县”、“经济强县”,却依然不愿摘下这顶“穷帽子”。为什么呢?原因很简单,就是因为贫困县在未来10年中,每年都可以得到国家和省、市给予的大量的扶贫贷款、以工代赈资金、财政扶贫资金等专项资金,同时在教育、招商引资等各个领域,都可以享受国家明文规定的优惠政策。正是这些不少看得见和看不见的好处,所以大家都不愿“脱贫”。据悉,新邵县被纳入国家扶贫攻坚主战场武陵山片区后,每年能够得到国家5.6亿元资金。如此看来,该县“成功纳入”岂不是一个“特大喜讯”?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助理宋迎昌认为,国家级贫困县真正贫穷的是老百姓,扶贫资金应该踏踏实实地落在老百姓头上。但事实上,人们看到的是,有的贫困县将国家的扶贫资金用在了“政绩工程”、“形象工程”上,给自己脸上“贴金”,为自己升迁增加砝码,更有甚者,用在大吃大喝上了,这不能不让人感到蒙羞、“难以接受”。

  站在新邵县的角度,该县能够得到上级的大力扶持,成功纳入国家集中连片特困地区,来之不易,值得“高兴”、“感激”,但笔者期望的是,别像过去有的地方那样,不能将其用在真正贫穷的百姓身上,而且用在“歪门邪道”上,那就有悖国家政策的初衷,有负百姓的厚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