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论文 > 提要选编:《金融危机对中国城市经济的影响及其应对》
提要选编:《金融危机对中国城市经济的影响及其应对》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浏览:21 │ 时间:2015-12-18 | 点击下载文件

  单菁菁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城市规划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文章全面分析了金融危机对我国城市经济的影响,指出中国城市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重要的转型时期。面对金融危机的挑战,必须把短期启动和可持续发展统一起来,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入手,着力解决制约城市经济发展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加快推动城市经济转型升级。

  一、金融危机对中国城市经济的影响

  受金融危机影响,中国经济由2007年的高速增长和繁荣顶峰转入2008年以来的经济增长持续下滑,国内生产总值增速同比上年大幅回落4.0个百分点,仅为9.0%,低于1991年以来我国经济增长的平均水平(10.3%),波动幅度之大为近十几年来之最,成为本轮经济增长周期的转折年。作为经济发展的主体,城市经济更是遭受严重冲击。

  对外贸易方面,随着2008年下半年国际金融危机的全面爆发,世界经济陷入低迷,外需市场迅速萎缩,我国城市外贸增长经历了自1998年以来的最大波动,外贸进出口增速整体下滑,出口贸易遭受巨大冲击,东部城市特别是长三角、珠三角城市的对外贸易遭受影响更为严重。由于我国外贸依存度高达到70%左右,外需萎缩将对我国出口并进而对我国经济增长形成强约束。

  工业生产方面,外贸出口受阻直接影响了工业生产,工业增长速度整体放缓,东部城市工业增速下滑幅度普遍大于中、西部地区,工业企业效益大幅下降,有一半以上城市工业企业利润出现负增长,城市工业发展仍面临特殊困难。

  房地产方面,受金融危机影响,2008年我国城市房地产业调整态势日渐明显:土地购置和开发面积双双下降;商品房销量大幅下挫,空置面积增加;房价涨幅逐渐回落,70%以上的城市房价环比出现不同程度的下跌,房地产市场陷入低迷。

  财政收入方面,由于经济增长放慢,企业效益下滑,城市政府财政收入来源明显减少,地方财政收入增速大幅回落,金融危机对城市财政收入的影响由东部沿海地区向中西部内陆地区迅速蔓延,呈现出影响面广、波及范围大、持续时间长的特点。

  固定资产投资方面,尽管金融危机显著影响了我国的出口和工业生产,打击了企业的投资能力和投资积极性,但由于国家和城市政府积极应对,特别是大规模投资拉动计划的实施,使城市投资依然保持着较快增长。4万亿元的投资刺激计划在促增长、保稳定的同时,也应预防过度投资和产能过剩的潜在风险。

  居民消费方面,由于消费是收入的函数,随着收入的减少而减少。金融危机使我国居民的实际购买力下降,一些城市消费热点如住房、汽车等出现不同程度的降温。需要注意的是,尽管“扩内需”是目前我国的基本经济政策之一,但由于居民收入在国民总收入中所占的比重长期偏低,养老、医疗、住房等保障不到位,居民对未来生活保障仍缺乏信心,不敢消费,造成居民消费部分仍然举振乏力,对内需的拉动不足。

  劳动就业方面,由于金融危机的爆发和经济形势的急转直下,企业用工需求大幅萎缩,城市劳动力市场压力骤增,城镇新增就业岗位明显减少,农民工失业返乡人数剧增,大学毕业生就业难问题更加突出,就业需求与工作岗位之间的矛盾将异常尖锐。

  二、中国城市经济发展态势分析

  改革开放30年,中国城市经济在取得飞速发展的同时,也出现了一系列的发展失衡,客观上需要一定的经济调整来解决各种体制的、结构的和发展中的矛盾。而由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世界范围内的经济大调整又进一步加剧了城市经济周期性调整的压力。在此宏观背景下,中国城市经济发展将呈现以下态势:(1)东部沿海城市经济面临转型升级,城市间产业转移与承接步伐加快;(2)经济调整带来人力资本的重新布局,中西部城市化进程将进一步提速;(3)区域间经济发展差距逐渐缩小,城市相对均衡发展态势不断增强。

  三、政策建议

  综上所述,目前中国城市经济发展已经进入到一个重要的转型调整期。尽管当前的首要任务是遏制下滑、稳定经济增长。但从长远来看,必须把短期启动和可持续发展统一起来,从需求和供给两方面入手,着力解决制约城市经济发展的一些深层次问题。在需求层面,要通过转变城市化模式和调整国民收入分配结构等,切实启动内需,增加最终需求对经济的拉动作用;在供给层面,要突出政府投资的引导作用,促进经济转型和产业结构优化升级,提升城市经济的国际竞争力,实现“保增长”、“扩内需”和“调结构”、“惠民生”的有机结合。重点包括:一要推进东部沿海城市经济转型升级;二要加快区域产业转移步伐;三要强化政府投资对社会投资的引导;四要促进以“保就业”为导向的“保增长”;五要以城镇化人口为重点切实启动内需。六要广泛开展就业和创业扶持。

  本文荣获中国社会科学院所级优秀科研成果二等奖。

  (原文载于《城市发展研究》,2009年第9期,10千字,摘编供稿单菁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