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专著 > 提要选编:《都市圈战略规划研究》
提要选编:《都市圈战略规划研究》
类别:学术专著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5-04-02 |

  宋迎昌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助理、研究员)

 

  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9年, 30万字。

  本专著为2004年度中国社会科学院重大课题的研究成果,《都市圈战略规划研究》是一部系统研究都市圈发展规划的学术著作。本书认为,城市化发展到今天,形成大小不等的都市圈已经是不争的事实。都市圈是城市化由聚集阶段发展到聚集与扩散相结合阶段的必然产物,是城市化客观规律的具体空间表现。对都市圈发展,应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判断,一是避免一哄而起,拔苗助长,争相构造都市圈;二是避免不承认客观事实,压制都市圈成长。

  中国的城市化实践已经推动都市圈由学术研究进入规划实施阶段,政府的组织、引导和实施规划成了都市圈发展的重要推动力。由于学术研究和政府决策之间尚有较大距离,政府在推动都市圈发展规划实施中有较大的盲目性。

  都市圈的形成和发展服从自然和经济规律。并不是所有的城市都可能形成都市圈。要正确掌控政府作用的空间和尺度,既要防止一些城市不切实际地提出高标准地建设都市圈,也要防止一些城市以“大城市病”为借口人为压制都市圈的形成和发展。科学合理的都市圈界定标准是规范政府推动都市圈发展的行为准则。

  都市圈的形成有规律可循,课题组认为:自然条件是都市圈形成的自然基础,区位条件是都市圈形成的空间基础,市场经济是都市圈形成和发展的制度因素,大城市是都市圈形成的核心,交通网络是都市圈形成的骨架,城市郊区化是都市圈形成的先决条件。研究发现,都市圈的发育起步于城市郊区化,在城市化率50%-70%期间处于发展壮大期,在城市化率超过70%时进入稳定发展期。都市圈的形成与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私人汽车的普及、道路交通网络的完善、政府的规划和政策引导等息息相关。中国已经进入了都市圈发育和形成的新时代,都市圈经济将主导城市经济的发展方向,并将逐步占据国民经济的主体。

  中国都市圈的形成和发展在城市化发展史上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实践已经证明:中国的大城市鉴于其巨大的聚集经济效益,普遍获得了超常规的发展。没有大城市的率先发展,就不会有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的大发展。正因为如此,一些人担心大城市发展过快,造成资源环境危机、优质耕地被占用、城乡差距扩大、城市交通拥堵、外来人口众多而带来的治安隐患等,力图在“可持续发展的名义下”控制大城市的发展。大城市发展是否已经走到了尽头?实践是最好的回答。当大城市发展遇到规模不经济的问题时,一种崭新的大城市地域形态——都市圈横空出世,它不是对大城市发展的自我否定,而是大城市根据实际发展情况进行的自我完善。都市圈的出现,较好地解决了大城市出现的集聚与扩散、功能与结构、城市与区域、发展与可持续发展等方面的矛盾,代表了中国城市化发展的大方向,在中国城市化发展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有理论意义。都市圈是城市化加速发展阶段出现的一种城市地域形态,是城市化发展阶段中的必然产物。国内外城市化实践证明,通过都市圈这种独特的城市功能与结构调整,城市实现了自我完善和新陈代谢,提高了城市可持续发展的能力。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不仅是对城市化理论认识的深化,更是对城市规划体系的完善。

  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更有现实意义。中国人口众多、地域辽阔,困饶着中国现代化进程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人口和产业布局太分散,生产要素优化配置和交易的成本太高,乡镇企业“遍地开花”和小城镇“遍地发展”就是真实显兆。因此,推进城市化进程,降低生产要素优化配置和交易的成本应该成为中国的国家战略。令人遗憾的是,社会上对中国的城市化战略的现实意义认识不够,当城市问题引起社会的高度关注时,反对城市化的声音就不绝于耳。目前,城乡矛盾突出、土地利用秩序混乱、城市生态环境危机、社会不和谐、大城市过分拥挤等问题的出现,社会上多归因于城市化超前,试图从新农村建设上找到答案。很显然,在这种背景下,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有很强的现实指导意义。第一,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是解决大城市问题的有效途径。在大城市地区,生存空间狭小,人口拥挤、住房短缺、交通拥挤、环境污染、人居环境质量下降,要解决这些问题,抑制大城市发展不可取,寻求区域解决途径,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是唯一途径。第二,开展都市圈规划是城市与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客观要求。众所周知,城市与区域是有机联系的统一体,城市是区域发展的核心,区域是城市发展的依托。在大城市地区,随着城市功能向区域扩散,在城市外围地区出现了与城市发展密切相关的“区域性功能区”,如高新技术产业园区、经济开发区、港口、机场、以及区域性游憩地等,它们正成为区域经济发展、功能成长最活跃的区位。对这类地区,传统的城市规划无能为力,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整合城市与区域的关系是现实选择。第三,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是优化区域资源配置的有效手段。大城市发展需要各种资源,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无法保障供给。如果局限在城市规划区范围内配置资源,其弊端是显而易见的。相反,如果在区域范围内配置资源,则可以发挥各种资源的比较优势。都市圈战略规划的着眼点,既不是单一的城市,也不是泛泛而谈的区域,而是高度整合城市与区域关系的城市地区,它可以有效地解决优化区域资源配置的问题。第四,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是城市地区基础设施衔接的前提。在发达的城市化地区,由于行政分割而造成的基础设施建设问题比比皆是,其一是重复建设问题,如港口、机场等的重复建设;其二是不衔接问题,如公路等级标准不一,断头公路遍布,给排水管道、供汽管道、供水管道、电网等互不衔接。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可以对城市及其周围的城市化地区的基础设施进行统筹安排,有利于城市化地区的整体发展。第五,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有利于解决城市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实现城市地区的可持续发展。在大城市地区,城市存在着“点污染”,而城市外围地区面临着“面污染”。解决“点污染”,如果局限在城市空间内,以防止对城市周围地区的污染扩散,基本上没有成功的可能;如果向城市外围地区疏解城市功能,可能解决了“点污染”,但又会造成新的“面污染”。这说明,城市和区域都无法单独解决环境问题。环境污染具有跨区域性质,城市和区域必须共同行动起来,采取联合行动,才能解决城市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而都市圈战略规划正是这样一种致力于城市地区可持续发展的规划,可以为有效地解决城市地区的生态环境问题创造有利条件。

  中国开展都市圈战略规划起步较晚,但积累的经验和教训值得总结:一是政府高度关注都市圈战略规划。在政府的组织下,中国已经完成了十多项都市圈战略规划,而且呈现出方兴未艾的趋势。二是都市圈战略规划的作用正在发挥。一些已经完成都市圈战略规划的地方,在城市与区域规划以及重大问题的解决思路上,明显体现出了超前性和战略性。比如,在重大基础设施的建设上,开始考虑跨行政区的共建共享;在促进生产要素跨行政区流动上,考虑到了如何实现“同城化”;在生态建设与环境保护上,考虑到了如何实现区域合作;在经济社会发展问题上,考虑到了如何按照都市圈的时空战略配置资源。这些情况说明,都市圈战略规划正在发挥积极作用。三是都市圈战略规划的内容有中国特色。中国的都市圈战略规划在编制内容上偏重经济、空间、交通、生态环境等物质规划,强调的是宏观性、战略性和全局性,注重获取整体利益,体现的是鲜明的中国特色。四是一些地方都市圈战略规划有“拔苗助长”的嫌疑。一些地方不顾客观条件限制,不考虑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和城市化发展的阶段,盲目提出高标准建设××大都市圈,企图在发展机会、发展资源的取得、行政区划的调整等方面得到上级政府的特殊关照。在实践中,要警惕这种现象。同时,也要防止人为压制都市圈的发展壮大。五是都市圈战略规划与政策制定脱节。规划只考虑规划本身的内容,很少考虑与规划匹配的政策,导致规划的执行效果并不理想,政策制定也缺乏规划的依据。六是都市圈战略规划缺乏法治保障,要尽快扭转这种局面,以便形成规划开展的长效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