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成果 > 学术专著 > 提要选编:《韩国城市化的路径选择与发展绩效》
提要选编:《韩国城市化的路径选择与发展绩效》
类别:学术专著 │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5-04-02 |

 李恩平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城市经济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

 

  中国商务出版社,2006年11月。

  本书在后发经济的理论框架下,考察了韩国城市化路径与发展绩效的关系。城市化是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但不同的城市化路径对应着不同的发展绩效。本书考察了韩国城市发展的分布模式和路径选择特点,分析了韩国城市发展政策的演变和房地产市场运行对城市化路径选择的影响,通过经济产出总量和结构的变化更透析了韩国城市发展模式所具有的绩效特点。韩国在不同的发展阶段选择了不同的城市发展模式,也对应了不同的经济发展绩效。1980年前韩国的城市化进程表现出以首尔市——超大城市本身扩张为主导的模式,对应着韩国1960-1980年快速的工业化和高速的经济增长;1980至1990年代中期韩国的城市化进程表现出以首尔市——超大城市外围卫星城初步形成和较大卫星城快速扩张为主导的模式,对应着韩国又一个长达十多年的产业结构升级和快速增长的阶段;但1990年代中期以来,韩国的城市化选择了更大区域平衡的全面开发模式,虽然平衡了落后地区与发达地区的经济差距,但也导致了韩国总体经济绩效的下降,韩国迈入了低速增长阶段。韩国的模式具有韩国特色,但也不乏普遍的规律,值得其他后发发展中国家很好的总结。

  全书共分七大章:

  第一章对后发经济体城市化转换的现有理论进行了一个归纳和梳理,同时建立本书的城市化理论分析框架。现有有关后发经济体城市化的理论基本上可以归纳为三大体系:其一是早期的二元经济理论,强调了传统农业部门对现代工业部门的劳动力和人口转移;其二是有关乡城移民与城市失业的理论解释,强调了城乡之间人口和劳动力流动模式对经济发展绩效的影响;其三是基于空间转换的增长理论,包括早期的增长极和中心-外围理论,也包括最近的建立在贸易理论基础上的新经济地理论,这些理论各自强调了城乡转换的一个方面,对进一步的理论发展奠定了基础,但也都存在严重的缺陷。上述理论为基础,以经济聚集效应的分解为中心,本书也建立了对于像韩国这样后发经济体城市化转换的独特的理论解释框架,从理论上区分了城市聚集的厂商效应和居民效应,并根据商品和服务市场域的差异对居民消费聚集的模式进行了分析,提出了城市化聚集的阶段性和城市化聚集模式的差异,不同的城市化路径选择也对应着不同的发展绩效,同时房地产市场的制度安排也对城市化路径选择具有重要的影响。

  第二章主要介绍了韩国城市发展的趋势和路径选择特点。韩国的城市发展可以分为两个时期,1960年前的前工业化时期与1960年以后的工业化时期。本章简要的介绍了1960年前韩国人口聚集和城市发展的基本趋势,重点对1960年以后城市发展的趋势和路径特点进行了分析,特别考察了韩国城市发展的规模分布变化特点和区域分布变化特点,此外还重点分析了韩国两大城市密集区——以首尔市为中心的首尔都市区和以釜山市为中心的东南沿海城市密集区——形成和发展的路径特点。

  第三章介绍了韩国城市化进程中的人口迁移。简要的介绍了1960年前韩国的国内和国际人口迁移及其对城市发展的影响,重点分析了1960年以后韩国以城市化为导向的人口迁移模式,同时也考察了韩国城市化移民的社会经济特征以及移民的动机。

  第四章考察了韩国城市化进程中房地产市场表现和房地产政策演进。韩国的城市化伴随的是城市或建设用地面积的大幅度扩张,同时也伴随着土地价格的高速增长和土地住房市场严重的投机。为快速的工业化和经济增长目标服务,韩国政府也对房地产市场进行了强烈的干预,在基本土地私有的条件下,韩国在发展早期对可耕地实行了严格的保护制度,同时又对具有区位优势地区工业用地的开发给予了多方面的支持,形成了早期密集而高效率的城市和城市产业聚集,发展的后期通过可开发地的公共征用制度,提高了城市可开发用地的供给,促进了住房用地的供给和住房的建造,也导致了一系列卫星城和中小城市的建设。

  第五章从历史演进的角度考察了韩国与城市化相关的政策、制度变迁。主要介绍了韩国城市开发管理的基本制度和政策的演进逻辑,从中央集权到民主化改革,从追求经济增长到社会公平,韩国的城市管理与开发体制也由中央高度集权走向地方自治规划。无论是首尔都市区管理政策还是区域发展政策的演变或者乡村开发管理政策的发展,都体现了这一转变的根本逻辑,因为早期的中央主导到后来的地方主导形成了韩国早期集约型的城市开发模式与近期全面展开的开发模式的差异。

  第六章考察了韩国城市化模式所体现的动力机制和发展绩效。韩国1960年代以来经济结构的演变与城市化进程相辅相成,共同促进了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与高速的经济增长,但不同发展阶段,韩国选择了不同的城市化模式,也对应着不同的发展绩效,发展早期以首尔、釜山等中心城市为主导的城市化模式导致了总体经济的高速增长,发展中期以中心城市外围次级中心城市为主导的都市区发展模式也促进了韩国经济的再一次快速增长,但发展后期特别是1990年代中期以后全面开发的城市化模式刺激短期经济繁荣以后也导致了韩国经济进入长期低速增长和发展停滞阶段。

  第七章作为结论篇,对韩国城市化的经验与教训进行总结,同时也从韩国的分析中启示一些对其他后发经济体的借鉴,以及这种借鉴所具有的局限性。

  本书2009年获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优秀著作二等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