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活动
“北极油气资源开发——环境与地缘政治挑战”
作者: │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 │ 时间:2013-04-22

  “北极油气资源开发——环境与地缘政治挑战”

  ——挪威南森研究所副所长Arild Moe教授应邀在研究生院演讲

  2013年4月12日下午,挪威南森研究所(Fridtjof Nansen Institute)副所长Arild Moe教授应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所长潘家华教授的邀请在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举办讲座,讲座主题为:“北极油气资源开发——环境与地缘政治挑战”。主讲人Arild Moe教授长期从事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工业、俄罗斯的气候政治学和北极政治学以及挪威的政策等方面的研究。讲座由城环所郑艳博士主持,科研处何丽副处长出席会议。此次讲座立意新颖,图文并茂,现场展开了热烈的讨论与交流,受到研究生院学生的一致好评。

  Arild Moe教授的讲座主要围绕目前北极地区的油气开采勘探活动,以及由此引发的能源治理及其与气候变化之间的复杂关系,如何负责任地管理北极的油气资源和中国在此之中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展开。

  Arild Moe教授首先介绍了费觉夫·南森研究所的研究重点和主要关注的问题:全球治理和可持续发展、海洋事务和海洋法、生物多样性和生物安全、北极和俄罗斯政治、欧洲能源和环境政治以及中国能源和环境政治。他通过美国地质调查局对北极的勘探数据指出,北极是一个充满油气资源机会和利益的地区。从50年前的第一次近海钻探开始,直至2013年全球市场形势对北极油气资源开发形成新的挑战,北极油气开发由来已久。挪威油企正大力加强北极地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活动。之后介绍了最早于1963年在阿拉斯加开始北极地区近海石油开采的壳牌公司在北极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各项活动。同时简要介绍了参与北极地区油气资源开发的还有几大俄罗斯油气公司——俄气、俄油、诺瓦泰克和卢克石油等公司的合作开发项目。

  由此引出了此次演讲的重点问题,即我们应该如何看待北极的能源治理呢?Arild Moe教授指出,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在众多重要方面是能源治理的基石,因为其确定了北极地区资源的所有权,但是除此之外,几乎没有什么真正意义上的北极能源治理。目前的情况是,北冰洋沿岸各国和其他政府一般不希望建立强大的能源治理结构,真正的权力依然掌握在民族国家手中。从墨西哥湾原油泄漏事故之后,欧盟拟制订涉及北极地区的欧洲泄油防范制度,但遭到了挪威和北冰洋沿岸其他国家的强烈抵制。只有在强有力的国家资源控制与逐渐加强的多边环境规制之间出现紧张态势之后,能源治理才会浮出水面。

  面对北极将来可能出现的冰层消融,这就又涉及到气候变化的问题,使得问题更为复杂。由于北极变暖的速度是地球其他地方的两倍,这也正日益成为采取气候行动的主要驱动因素。但是有一个我们不得不面临的悖论,即北极冰层的消融,使得化石能源的产量和运输大大增加。面对北极的气候变化挑战,北极理事会(Arctic Council)将成为深入了解相关信息、探讨政治响应方案的重要国际组织。最重要的是,北极油气资源与气候变化之间的悖论可能加深全球对油气开发项目碳足迹的担忧,所以更应该负责任地管理北极油气资源。这个悖论看似真实,而北极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碳足迹可能要小于许多其他额外油气资源的开采。北极冰层消融只有通过全球一致的温室气体减排行动才能避免,因此政府、企业和金融/保险公司之间需要全新的创新型合作关系。

  Arild Moe教授最后谈到中国面临的机会和挑战,地理和地缘政治因素是中国对北极具有科考、经济和政治兴趣的正当理由,同时中国应以观察员的身份加入北极理事会,也要把政治精力投入其他国际机构,如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国际海事组织(IMO)、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联合国环境规划署相关的环境公约,因为这是一个新兴的治理网络。并提出中国可以对北极的经济资源进行商业利用,与北冰洋沿岸各国政府和从事北极油气资源开发的公司发展友好关系,形成联盟、公私合作关系等。

  最后,Arild Moe教授就中国如何加强自身在全球环境问题治理中的话语权、如何解决气候变化和北极地区油气资源勘探开发的悖论、炭黑的短期增温效应、中国在北极能源开采中面临的政治挑战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和交流,此次讲座取得圆满成功。(侯小菲供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