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论坛|人文社区|客户端|官方微博|报刊投稿|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联系我们 
首页 > 学术活动
智慧城市建设与人文精神重塑
作者: │ 来源: │ 时间:2017-11-30

——在第十二届海峡两岸前沿信息技术应用与交流研讨会上的发言

李春华

 

众所周知,中国进入了一个正在强有力彰显中国力量、中国故事、中国气象、中国特色的伟大时代。在吹响向这个时代进军的十九大报告中,中国共产党科学判断了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已成为当今中国社会发展的主要矛盾。如何面对这个历史节点上的时代性矛盾,需要我们付出前所未有的激情与胆略,以巨大的科学技术创新勇气与追求真理的奋斗精神,肩负起推进人类文明进步的历史使命。

正如我们所体验到的一样,技术的进步正在毫不犹豫地改变我们的生活,也使我们的生活在变得五彩缤纷的同时,带来了群魔乱舞。有时候,我们一面在欢笑一个个成功,一面在为一个个失落而哭泣;一面涌起挤进城里的激动,一面掀起逃离城市的冲动,有时候与其说我们选择了现代化,倒不如说我们被现代化所选择,因为一些被现代化的现象并没有让我们感受到所期待的幸福,正如一个农夫购买了飞机不能成为飞行员,歹徒购买了枪械不能成为战士一样,缺失思想情操的价值观,技术产品有时就是一张强行贴在人脸上的狗皮膏药,发达的商品就是一锅弥漫市侩气的鸦片烟。1776年的世界同时发生了美国的《独立宣言》、亚当·斯密的《国富论》和瓦特蒸汽机,这说明任何一场成功的大变革,离开了制度设计、理论创新、技术进步是不可能完成的。正如恩格斯所言:我们一刻也不能停止理论思维。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伟大的斗争、伟大的工程、伟大的事业、伟大的梦想,必须紧紧依靠全民族的知识、思想、精神的创新与实践。

如果说人的解放与发展是人类繁衍生息的中轴线,那么智慧就是这条轴线上的灵魂。由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制约,人自身的解放受到巨大的束缚,与之相适应的社会发展也一直困扎在一层层的樊篱中。从智慧的角度看,人类对自然和社会的认识迄今为止经历了三大阶段。第一,是智力阶段,这个阶段有蒙昧、开慧、反射、碎片化的特点,人对自然的占有处于动物式的吞噬时代;第二,是智能阶段,这个阶段有系统创造工具、使用工具,转化人的能量,推动社会化大生产的特点,人对自然的占有处于器械式的攫取时代;第三,是智慧阶段,这个阶段是将机器变为“人”,而不是将人变为机器,有心智合一、心领神会,从物奴中开始觉悟、从人的物欲中开始解放的特点,人对自然的占有处于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时代。总的来讲,人类对自然的态度和认识方式,决定着人类的智慧水平,——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综合发展水平。在一些特定的历史阶段,智力、智能和智慧还会错位出现,复合运行,导致诸多失衡错位越轨,这有赖于技术进步、物质极大丰富、人的思想高度觉悟与制度大设计来涤荡和自新。

值得庆幸的是,当我们以智慧的目光开始审视人类以往的一切开发时,终于认识到人类一直纠缠在自己的无休无止的欲望中。这种欲望使人与人的类之间、人与天与地的环境之间永无宁日,冲突不息,博弈不止。在鼓角和旌旗的连绵中,我们不得不扪心自问:狼烟下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的奔驰宝马究竟能说明什么?如果我们将自然资源、社会资源的每一步物化、商化,以自然界和自然社会的失去和变异为代价,那么,这种刺激和冲动就显得愚昧,不是以人为本的智造的制造告诉我们:当我们沉浸在一次次消遣的快感时,路上已开始撒下淙淙的鲜血。毋庸置疑,创造与活力,繁荣与昌盛,是传播人类圣火的第一驱动力。问题是,在这第一动力的背后,派生出了什么呢?当房屋不是为了住,而是为了炒作;当生产不是为了发展,而是为了货币化;当财富不是为了物质文明,而是为了主宰资源;当资本成为至高无上的主义,当商品成为梦魇,当人以牺牲健康换取金钱,当因开发失去未来,当我们一半以上的劳动是无意义的……此时,我们的智慧在哪里?如果我们只知道思想离开利益就会出丑,而不知道利益离开思想更可怕,那么,我们的明天在哪里?失去希望的思危告诉我们,让货币的印刷、复制、收割、数码化的机器必须停止疯狂的轰鸣,以金钱为火箭的冲锋式发展,必然会留下滚滚狼烟,必须让理性回到人的脑海。应该明白,救赎的最有效方式是自我解放,这是社会解放的前提,而实现这个前提的基础,便是人的自省自悟自觉,痛定思痛。

因而,我们必须正视智慧时代这个主题。历史地看,在物品匮乏、商业至上的世界,人的价值导向不得不向智能聚焦,从工匠、器械、蒸汽机、电气化、计算机,到互联网等大量制造业,无一不是将人的智慧转化为工具能,以便获取直接利益,进而推动社会经济的发展,这客观上也将人吸引到物质世界中来,使人顽强地面对和执着地顺从于器。这种器的积极作用,往往与理性精神紧密相连才得以彰显,正是道器合一,才使这些器适应和推动了以生存发展为基本目的的农业文明,也适应和推动了以资本积累市场扩张为手段的工业文明。在农业食物链中,技术更不能背离人的出发点和归结点而大行其道,例如说,一些现代农业产品在商品化的浪潮下妖魔化的程度越来越高,农药、化肥、激素、反季节、复合杂交、伪转基因、反生态、反气候等过量过度过界下的品种层出不穷,概念与思维方面的负作用愈演愈烈,极大的破坏了人的自身健康与社会生命状态;在工业生产过程中,众多的产品在投机商业模式和暴发价值观的哺育下,层出不穷地孵化出数不胜数的次商业产品——不是为了满足生产生活而是为了商业化的金钱收敛而从事的产品生产,并使一切服务于金钱,一切为了金钱,歇斯底里地将有限的资源变为无限的金钱。这个时候,人的思想理念开始异化,产品开始妖魔化,理性精神道德力量急剧边缘化。也正是此时,人类开始呼唤道的时代——大智慧的时代。这个时代的显著特点就是以人的幸福为出发点,以人的尊严为落脚点,以人的健康生存与快乐发展为根本目的,也就是器开始顺从于道的时代。这便是以青山绿水为环境,以文化资源为内容,以信息技术为支撑,以大创意为格局,以市场定制为目标,以多种知识为生产要素,以互动互联互享为价值链的生态文明建设。

生态文明是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发展阶段的必然发展方式,是扬弃以往生产要素、生产方式、生活方式的一场大裂变,这场裂变的结果便是颠覆式、革命式的制度与世界观的质的进步,使智力、智能在智慧的驱动下形成智慧时代,——这是有效改变蒙昧人、动物人、机器人、金钱人的时代。这个时代的突出使命是将人从物欲中解放出来,从个人欲望中超脱出来,并将一切产品人格化,使人在物质活动中成为文化创造、精神引领的具有人的文明价值的现代人。

战争、贫苦、瘟疫、破坏、仇恨、恶性竞争、互相倾轧、尔虞我诈等一系列人与类相悖逆的不协调不充分的丑陋现象,归根结蒂都是因为人自身缺失人性与智慧短板而致,塑造和涅槃现代人是时代的命令和历史的抉择。——这便是智慧城市诞生的根本渊源和大背景。正是在这种大背景下产生了以云计算、互联网、综合决策集成等手段为支撑的大数据。

对于大数据思维,中国人并不陌生,众所周知的《易经》中的一元、二极、四象、八卦,既有数字,也有聚像,更有生生不息的动态逻辑,是道与器、点与面、人性与天理典型结合的混沌与模糊相交织的分析模型;中国《算盘》中的算珠子,不仅能解决进位制,还能运用进位制穷尽天下预算。

对于大格局的掌控,勾股定律中的“勾三、股四、弦五”,便能在平行、垂直、斜面的综错中形成超稳定结构;

对于矛盾的转化,以牛顿定律为主的所有运动定律,均将引力、摩擦系数常态化,进而形成精准判断;

对于未知世界认识,以变量方程、线性代数等方式,以平方、立方、开平方、微积分、变量、矢量为大小熵,以一系列相似、全等、函数极的模型为方法,提供全面认识自然与必然二大王国的金钥匙。

由此可见,人类的不断进步与发展,不仅离不开大思路,更离不开思想引领下的大数据。没有大数据的支撑,人类的解放变得空泛而抽象,只有数量上的挖掘,才能有定性上的精准,世界上任何事物,都是由数与据组成,这是智慧时代的特点,也是促进人的高级解放的必然手段。

值得着重指出的是,在人的解放与发展的道路上,最大的智慧是信仰自信、文化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道路自信。必须警惕的是,在“互联网+”的背景,以“自我现实+”、以“自我中心+”、“自我爆发+”的极端个体主义给人类带来万恶之源,以“共产+”、以“共和+”、以“共享+”的众筹众包众享方式必将正位到人类发展的首席上,让世界在物质与精神的总和——绿色文化的生态中,平安、平等、平和地成长。

城市作为产品业态、经济形态、自然生态、社会心态的重要载体,肩负有保护慧根、涵养慧源、开拓慧能、普慧大众的神圣功能,科学运用大数据、云计算、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和综合集成的认识方法与一系列先进的管理手段,有效改变乐此不疲吃垃圾食品、争先恐后囚笼于高楼大厦、任劳任怨盲目上班、兢兢业业盲区人生的众多悲壮现象,使每个市民能准确了解自己的衣食住行,掌握自己的生老病死,能随时随地知道自己是什么,在干什么、争什么、想什么、为什么。一句话,智慧城市使人与事、昨天与今天通体透明,一切被数据化、格局化,连未来都在“被服务”所预测,也就是能紧密围绕生命的质量适时配置自己需要的一切,——有关学习、工作、生存、生活的一切资源,主动仿真自己的明天,真正能主宰自己的命运,进而实现人自身的最大自由与解放,从而不断推动社会精准而全面地美好发展,这便是智慧城市的崇高特征。

曾几何时,我们发明的火药,在外成为隆隆的舰炮,在内成为婚丧的啪啪鞭炮;我们发明的指南针,在外成为发现新大陆的工具,在内沦为看风水的罗盘。如何让人民有信仰、国家有力量、民族有希望,关键在于我们是否真正拥有科学的人文精神和思维生态上的太阳。